大文化、大旅游、大農業、大健康、大地產策劃咨詢專家
農業旅游-園區景區-特色小鎮-康養產業項目規劃設計咨詢












胡堅:讓文化創造無限的經濟價值
來源:西安日報作者:本期責編:邵希煒

 

 



丨 印象 丨

2015年浙江省文化產業增加值達2490億

十二五時期年均增長18%

同年文化產業增加值占全省GDP5.81%

成該省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之一

綜合國力位居全國第四

取得這樣的成績離不開主管部門的領導

2月8日,西安市舉行

“讓文化創造無限的經濟價值”

學習報告會

會后

浙江省文化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胡堅

接受記者采訪

介紹浙江經驗

也為西安的發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小文認為

他的建議對其它省市的發展

也有借鑒意義


丨 嘉賓丨

胡堅


浙江省委宣傳部原常務副部長

浙江省委文化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以下為采訪稿:


談文化企業與政府關系

政府要當好“店小二” 企業要緊盯市場不放松


一個地方政策優惠不如服務優質,地域優勢不如干部優勢,這是最重要的。


西安市第十三次黨代會指出:加快市屬文化企業改制,培育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發展。眾所周知,在西安,有影響力的民營文化企業少之又少,難以形成品牌影響力和競爭力,如何改善這一局面?


胡堅表示,“浙江這個地方有個故事,說外星人到了地球,來到北京先問政治,來到浙江來到溫州先問有沒有什么生意好做。這就是講一種文化底蘊。浙江人的觀念叫‘天空上到處飛著錢,就看你怎么跳著去拿’,浙江人如果下崗,沒有坐等說你給我一個工作,這樣的人大家都看不起。一些年輕人大學畢業,在一個單位里面拿一點死工資,同學都看不起,就都出來自己創業。浙江有很多民營文化企業,最早可能是做工業的,做著做著就什么賺錢做什么了,現在發現文化賺錢就開始做文化。”


 那么,如何看待民營文化企業與政府的關系?


 胡堅認為,政府、市場、企業三方應形成合力,相互協調,相互發力,形成一個發展的整體合力。發展過程中應有分有合,政府重點抓規劃、抓環境、抓服務、搭平臺,同時培養人才;企業領導層需要轉變觀念,學習世界各地通過文化推動經濟發展的經驗和方法,考慮怎樣把文化融入其中,以提高產品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從市場角度來講,要營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良好氛圍,形成全力以赴,萬馬奔騰的產業發展良好局面。


 胡堅說,浙江對民營企業最主要的支持來自各級黨委和政府,政府要創造一個最好的發展環境給民營企業,包括各種政策、扶持、服務。胡堅認為,一個地方政策優惠不如服務優質,地域優勢不如干部優勢。兩個條件都差不多的縣,一個就是發展不起來,一個就發展起來了,核心問題是干部問題、觀念問題、服務問題。作為企業來講,要發揮主觀能動性,“先找市場,順便找政府”。


談提煉西安文化符號

一切從設計起步,建立設計創新的生態體系


文化產業最根本就做兩件事情:無中生有、有中拉長。比如本來不是做文化產業的,我們可以改造、包裝為文化產業;原本就有的資源或產業,我們要延伸產業鏈,提高附加值。


“我的深刻感受是,在西安要輕輕地走路,否則每一步都可能驚醒一位帝王的夢。”胡堅說,文化產業最根本就做兩件事情:無中生有、有中拉長。比如本來不是做文化產業的,我們可以改造、包裝為文化產業;原本就有的資源或產業,要延伸產業鏈,提高附加值。西安有很多別的地方所不具備的文化資源,最重要要做到有中拉長。


西安文化底蘊極其深厚,如何把文化資源轉化為發展資源和資本資源,這是當前需要著力去做的一項工作。胡堅建議,首先要進一步做好文化資源的普查,形成一個完備的西安文化資源分布圖,分門別類,做出梳理,在保護的前提下,搞清楚這些文化資源怎樣更好地合理利用。其次就是抓好設計。經濟的轉型,一靠科技,二靠設計。可以邀請世界高水平的設計團隊包括西安的設計人才,真正把西安獨特的文化符號、文化元素、文化理念、文化精神提煉出來,轉化為可以利用的文化產品、作品和商品,推動文化產業走上一個新的臺階。


胡堅認為,推動文化產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突出設計,文化產生價值的突破口,結合點就是設計。在他看來,怎么樣把西安這個城市打造成最有文化特色的城市,曲江走在了前面,已經做出了一些很好的城市景觀。因為城市文化傳承里面第一是建筑,第二是雕塑,就是公共造型。前一天他在西安看到一些漂亮的拴馬樁,他認為西安的城市文化建設就可以利用這樣的元素,比如讓拴馬樁作為道路隔離帶等公共造型出現在城市里;比如在公共區域的每把椅子上刻上歷史名人的名字;在公共自行車上貼二維碼,掃一掃就可以引導游客逛遺址;把食品包裝做成非遺博物館建筑的樣子,等等,通過設計元素體現文化價值。


談文化產業人才的培養

沒有高薪,就創建 一個寬松的創業環境


西安需要留住人才,最重要的一條道路是創業留人。西安首先要創造一個讓文化產業發展、文化企業發展、人才創業的最好的環境。


西安市要實現“追趕超越”,文化產業占GDP增加值的比重是一個硬杠杠,文化產業要做大做強,關鍵還是要靠人才。那么如何能為西安留住需要的人才?


胡堅分析說,發展的階段不一樣,方式也應有區別。阿里巴巴這些上市公司已經有資金的實力,可以高薪挖人。現在西安需要留住人才,最重要的一條道路是創業留人。西安首先要創造一個讓文化產業發展、文化企業發展、人才創業的最好的環境。


西安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稱,目前西安已有49個國家級和省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2017年還準備再新建10個,如何能更好地發揮園區對產業的帶動作用?


胡堅認為,文化產業發展靠的是一批創新型企業的發展,但歸根結底需要人才支撐。要推動整個社會為文化產業發展創造良好的環境,凝聚各類人才。


胡堅說,政府要牽頭搭建創業創新的大平臺,還要讓這平臺名副其實,這個很關鍵。園區最主要的是要有內容,文化企業和產出要占比70%以上,還要有文化創意產業的氛圍,否則園區發揮不了作用。他介紹,杭州的夢想小鎮有幾千個年輕人,在那里,35歲以上算年齡大了。在這個小鎮里面,兩三個人都可以創業,兩年都是零租金的房子,政府還給錢,如果能創業政府還給予支持。浙江小鎮的一大特色就是有很多的茶吧和咖啡吧,大學里也有。浙江大學打造了28個咖啡吧供學生交流,免費喝咖啡,實際上就是讓大家聊天,聊天不經意就產生了思想火花,而且在咖啡吧里經常還有免費的講座,或是舉辦創業社交。政府組織了一批創業人才,包括一些文化志愿者給他們講。不會創業的人,你在這個小鎮里面生活一兩年也會創業了,因為天天有人教你該怎么干,你不稍微勤快一點,這里有幾百個人,上千個人的公司,一會兒就把你公司人拉走了。西安也需要這樣的平臺。雖然現在無法用高薪留人,但是有一個好的環境,好的服務創業平臺也能把人吸引住。西安有上百萬的大學生,在校就可以創業,這樣才能把人才優勢發揮出來。


西安的文化產業中,文化資源應突出,要梳理這里面到底有多少文化人才,包括寫書法的,搞畫畫,唱歌跳舞的,還有影視動漫的,年紀大的年紀小的,分門別類推進,形成產業鏈。拿茶葉來說,可以用名家字畫來包裝茶葉,原來茶葉賣500塊錢,現在有名人題字,簽名銷售,那價格就不一樣了。要知道西安這么多藝術院校,最大資源是人才資源,這些人才利用起來了,西安的文化產業發展也就指日可待了。


談未來文化產業發展趨勢

文化產業有捷徑,要走互聯網+的“另道”


作家中,有名的都在西安,賺錢的都在杭州。西安用經濟的眼光打量文化的人太少,真正要有一批人在西安拿著放大鏡用經濟的眼光找這找那,找到文化就好辦了。


胡堅對未來文化產業發展的趨勢有一個判斷:融合信息經濟、“互聯網+文化”將大行其道。他建議西安應該重點發展一批科技型的文化企業,走出一條“互聯網+文化”產業的新路,這也是他大力提倡的理念:“追趕靠彎道、超越靠另道”。


胡堅認為:互聯網轉型發展趨勢有以下幾點:一是總量急劇膨脹,發展速度非常快;二是品牌質量在不斷提升;三是融合發展,文化跟各種+融合發展步伐加快;四是文化與互聯網發展步伐非常快。


他進一步解釋說,趨勢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數字閱讀,因為現在手機已經成了人們離不開的“器官”,天天那么多人在看手機,得看多少故事,聽多少音樂?西安那么好的音樂,可以打造網絡音樂的高地,嘗試把西安傳統音樂轉換為網絡音樂,比如把秦腔的音樂放到網上,中華文明要用秦腔來提振精神,高興喊秦腔,不高興也喊秦腔,讓全世界人都喊秦腔就好辦了,喊一次秦腔多少錢,賺取點擊率,你就剩下數錢了。


二是數字影視視頻,包括微電影。他建議西安可以打造中國西部微電影的生產高地。他說,西安這個地方,一把土地一把文化,每一粒沙子里都有故事,把西安各種各樣的故事編起來,72個皇帝有多少故事可編呢?這么好的故事怎么會不賺錢?


對于西安文化產業的發展,胡堅指出,關鍵有三把鑰匙:


第一把鑰匙是用經濟的眼光打量文化。作家中,有名的都在西安,賺錢的都在杭州。西安用經濟的眼光打量文化的人太少,真正要有一批人在西安拿著放大鏡用經濟的眼光找這找那,找到文化就好辦了。


第二把鑰匙是設計。要確立設計改變一切、一切都要設計的理念,建立設計創新的生態體系,為設計創造最大的發展時空。而當下在設計中最重要的是大力推進中國文化的時尚化。


第三把鑰匙是動員社會力量搞文化事業。現在來看還是政府這頭比較熱,老百姓想弄,但是自身參與創造文化,并且從文化中賺錢的這種理念還是不足,所以還需要有一批講師團可以下去講講文化產業。


談影視文化產業

做影視不要想著一開始就賺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要做有夢想的人,把自己的事業做大做強。


浙江省的民營影視公司在全國都很突出,在很大程度上引領著全國民營影視的方向。談及浙江的民營影視產業發展,胡堅認為,很多成功經驗值得陜西的民營影視公司學習。


胡堅說:“昨天我去了陜西省一家民營影視公司,這家民營影視公司差不多和我們浙江的一家民營影視公司是同時間創辦的,現在也都是20年。但我看了兩邊的效果對比,確實有不小的差距。浙江的這家民營企業影視公司已經非常大了,人員都已經超過了1000人。每年制作的電影、電視劇、微電影很多很多,僅中國電視劇出口方面,這一家都要占到很大的份額。但是西安的這家民營影視公司,還只有幾十個人,差距不小。”


原因在哪里?第一,浙江的民營影視公司發展已經形成了團隊,形成了群體。浙江有1400多家影視公司,國有影視公司只有一家,其他全部都是民營的。這么多的民營影視公司有一半是在浙江的橫店,集群效應非常明顯,相互借鑒、相互學習、相互追趕、相互超越,這已經形成了一個良好的群體效應。


第二,浙江人的敢于創業創新精神,敢于做大做強、不甘落后的理念是值得學習的。馬云講過一句話,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這是講出了浙江人的心聲:通過努力,不斷實現自己的夢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要做有夢想的人,把自己的事業做大做強。我覺得陜西這邊做精小的東西還是很不錯,做大做強是不夠的。這方面需要調整,光做精小的產品是不夠的,還需要做大做強。


第三,浙江的影視產業發展,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視。省里有專門的影視產業基金,有一系列的扶持政策,比如在央視播出,會有多少獎勵。浙江還有一個青年電影節,讓年輕人才不斷交流、成長,浙江還有好幾個微電影小鎮,聚集了很多拍微電影的年輕人才。政府在影視環境的營造方面,是做得很不錯的。


第四,浙江的影視產業發展也經歷了大浪淘沙的過程。浙江也不是最早就有這么多民營影視公司,最早也就100來家,慢慢就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2015年暑期檔的電影票房,有一半是浙江的影視公司推出的作品帶來的,《大圣歸來》《捉妖記》這些爆款電影,都有浙江的影視公司投資,或者參與拍攝制作。這在全國,都是排在前面。電影的數量和質量,票房號召力和市場影響力,都在增強。一批做大、做強的民營影視公司,真正在市場上大展拳腳。華策影視、長城影視等很多知名的影視公司,也起著很好的示范帶頭作用。


眾所周知,浙江的橫店影視城是全國影視城的標桿,陜西去年也建成了白鹿原影視城。橫店影視城的成功經驗,對陜西的影視城發展有哪些啟示意義?


胡堅說:橫店影視城今年剛好是20周年,我總結了橫店影視城在這些方面做得很突出:


專門凝聚合力。橫店影視城里面有專門的影視產業發展委員會,這個委員會還得到了省政府的支持,領導小組的組長就是省委常委、宣傳部長。一個鎮的發展,由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直接擔任領導小組組長,帶來很多的政策扶持。如果是一個小鎮自己單打獨斗,很多事情就弄不成。


做到了融合發展。橫店影視城既有影視產業,還有旅游產業,旅游也是很火爆的。去年接待游客1700多萬人次,非常了不起。還有工業,還有農業,是一種有機組合的融合發展。


把旅游產業和影視產業的發展做到有機的結合。在橫店影視城拍電影基本上屬于免費的,每天平均有30多個劇組在橫店影視城拍戲,也誕生出很多的橫漂族。游客來旅游,就會見到很多明星。本身在旅游方面就很有號召力,看明星,來橫店,這就定位很準。


藍田


談特色小鎮和全域旅游

產業、文化、旅游缺一不可


要讓旅游充滿文化,讓文化可以旅游。


浙江的發展經驗里面,挖掘文化資源形成特色小鎮是一大亮點,西安市的藍田縣正在試點打造文化特色小鎮,促進全域旅游。胡堅認為,打造特色小鎮,產業、文化、旅游缺一不可。“要讓旅游充滿文化,讓文化可以旅游。”


胡堅說,我查了一下藍田縣,藍田東西很多,有山、水以及老祖宗留下的很多文化資源,但在文化資源多的時候,首先要避免一個問題就是“滿天星斗、不見月亮”,包括藍田的發展,什么是重點,可以琢磨琢磨。我想了一句廣告詞:來到藍田、穿越千年。這個地方千年的文化歷史很多,關鍵在于能不能把文化串成線。


第二是旅游,到你藍田來,你要打造好旅游線路,鄉村游、歷史體驗游、古道游、養生游,你要打造藍田的哪些旅游線路,這是發展中間需要思考的。


第三是整個產業的發展。要考慮怎樣把整個優勢,傳統提煉出來,做成一個支柱產業?


“浙江特色小鎮的定位是經濟轉型的綜合體,第一要有產業規劃沒有經濟就不是小鎮,產業、文化、旅游三個要素,離開產業一票否決;第二是要融合,產業要有特色,要和文化旅游結合起來;第三就是項目化。胡堅說,浙江規定小鎮面積為3個平方公里,不可能300個項目同時開發,要把它切割成很多個小項目,然后每個項目去招商。項目化是小鎮發展的一個關鍵點,頂層設計一定要和落細落小相結合,只有頂層設計,光畫在圖紙上,落不到地上。


關于全域旅游,胡堅提出:藍田已經告別門票經濟,這是邁出了第一步,一定會有收獲。他舉例說,2002年杭州旅游總人數為2757.98萬人次,旅游總收入為294億元;免費開放西湖景區后的2015年底,游客總人數達1.2億人次,旅游總收入2200.67億元。西湖免費后更多人愿意來杭州,游客逗留時間延長,帶動了杭州的服務行業,為杭州創造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和經濟效益。每個游客在杭州多逗留24小時,杭州的年旅游綜合收入就會增加100億元。門票和產業鏈收入孰重孰輕?這筆賬不難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