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化、大旅游、大農業、大健康、大地產策劃咨詢專家
農業旅游-園區景區-特色小鎮-康養產業項目規劃設計咨詢












厲新建:假日旅游消費潛力有待深入挖掘
來源:國家旅游局網站作者:厲新建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管理學院院長、中國旅游改革發展咨詢委員會副秘書長

 

    為更好地滿足新興旅游市場需求,釋放新興旅游消費能量,還需要加強供求平衡機制的研究,加快提高旅游創新的系統性,今年的國慶長假在一組組亮麗的數據中再次展示了中國旅游業良好的發展勢頭。

   官方統計數據顯示,10月1-7日,全國共接待游客5.93億人次,同比增長12.8%,累計旅游收入4822億元,同比增長14.4%。今年十一長假延續了我國旅游消費一直以來強勁的增長勢頭。從歷史數據看,近3年國慶假期旅游接待人數每年都實現了10%以上的增長,旅游收入高于旅游人次的增長,基本都在14%以上,表明長假旅游內涵式增長的趨勢在日益顯現。今年適逢長征勝利80周年,紅色旅游景區景點成了國慶假日旅游的新熱點,旅游的社會功能也得到了有效釋放。

  從我國整體經濟發展態勢看,旅游消費潛力還遠未得到充分釋放,假日旅游挖潛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從以往情況看,2014年十一長假全國接待的4.75億人次游客中,過夜游客(僅限于住在賓館飯店和旅館招待所)為9943萬人次,比上年國慶假期增長5.9%,2015年十一假期全國接待的5.26億人次游客中,過夜游客(僅限于住在賓館和旅館招待所)為1.14億人次,增長14.7%。今年十一長假過夜游客數量仍將維持高速增長,但占長假整體旅游市場比重仍然較低。

  這與當前假期供給不足存在著密切關系。因為旅游消費面臨著收入和時間的雙重約束,而且時間約束是當前的主要根源。時間的硬約束強化了各大旅游景區的擁擠程度。不難想象,以全年2%左右的時間,要消化全年大約14%的出游人口,各大景區尤其是知名景區想不擁擠都難。盡管國慶7天長假收獲了約占全年13%的收入,但這是很多游客以數量換質量、降低旅游體驗為前提的。擁擠的景區游覽環境所產生的擠出效應還會把高消費能力擠向境外旅游目的地,從而影響到旅游消費的整體質量,影響到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在帶薪假期制度尚沒有全面有效施行的情況下,如何做好假日制度的漸進式改革,如何制定假日制度改革的路線圖和進度表,既保證廣大百姓出游的權利,又保證廣大百姓的出游質量,顯然是當前一個無法回避的課題。

  通過旅游行業各方的努力,創新性旅游產品在長假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親子游、鄉村休閑、文化體驗、康體健身在長假期間廣受市場歡迎。為更好地滿足新興旅游市場需求,釋放新興旅游消費能量,還需要加強供求平衡機制的研究,盡快提高旅游創新的系統性。比如,自駕游已經成為長假出游的主力,這一點從長假期間高速公路的擁堵可見一斑。各地也在積極推進自駕車營地的建設、不斷推出自駕車旅游線路、出臺鼓勵自駕車旅游的政策措施。但如果自駕車旅游串聯的還是傳統的旅游景點,自駕游就不是真正的旅游新需求;如果自駕車旅游的供給側改革只是停留在營地建設上,那自駕游就不是推動旅游目的地發展的新抓手。如果不能圍繞自駕游形成新的供給體系,自駕游給旅游目的地帶來的非但不是收入的增加,而可能是維護成本的增加;非但不能做大旅游目的地蛋糕,反而會惡化旅游目的地的市場秩序。

  今年十一長假還有一大熱點,那就是國家旅游產業運行監測與應急指揮平臺的啟用。該平臺將發揮客流量監測和調控作用,及時指導各地、各景區合理引導客流,提高游客旅游的舒適度。智慧旅游在假日旅游市場秩序管控、推動長假安全有序運行方面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如果下一步能夠加大基于該平臺的大數據整合力度,則必將有助于深化對假日旅游消費行為特征的認知。嚴格意義上說,雖然長假制度在我國已經越來越深入人心,但對于假日旅游消費的特征我們還缺乏深入的了解,還沒有國家層面的假日旅游市場調查數據。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沒有這些更詳細更接近真實的廠家消費特征數據,假日旅游消費潛力的釋放、假日供給能力配置、假日政策調整等都容易停留在感性認識上而無法深化。

  今年十一長假還有一個不變的主題就是各方的各種吐槽。高速公路擁堵、不文明行為更是其中“永恒”的主題。誠然,這些現象都客觀存在,在有些時段、有些地方還可能很嚴重。但媒體在假日旅游報道上除了持續對這些現象進行報道,冀以推動改革之外,一方面需要提高報道的深度,更多地挖掘、發現這些現象背后的原因,提出有針對性的建議,如果沒有“建設性”作為后續,“理性”的價值也會大打折扣;另一方面,還需要提高報道的客觀性、全面性,尤其是對不文明行為的報道,每年幾十億人出游、每個長假相當于美國總人口兩倍的人出游,要想所有人都文明出游是不現實的。但可以肯定,這些不文明現象絕非主流,對非主流現象持續的“媒體轟炸”似乎有失公允、有違媒體的社會責任。

  廣受關注的國慶長假已落下帷幕,國慶假期留給我們的思考并沒有停止,留給中國旅游業的思考也并沒有停止。

 ( 厲新建  作者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管理學院院長、中國旅游改革發展咨詢委員會副秘書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