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化、大旅游、大農業、大健康、大地產策劃咨詢專家
農業旅游-園區景區-特色小鎮-康養產業項目規劃設計咨詢












巴曙松:創新融資模式的四個新趨勢
作者:巴曙松  教授

小編語:目前,國內外金融市場正處于劇烈的大變革時期,創新融資模式受到廣泛關注。如何理解“創新融資模式”,未來的創新融資模式有哪些趨勢?敬請品鑒。

巴曙松:創新融資模式的四個新趨勢

關于“創新融資模式”這個主題,我的理解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關鍵詞。

第一個關鍵詞是“創新”。

需要有對原有模式進行突破,要有新意。現在國內外金融市場正處于劇烈的大變革時期,有不少金融機構的負責人委托我幫忙推薦高管和專家,提到一個有意思的標準,那就是:因為現在經濟金融結構在劇烈變化,要找一位證券公司的高管,最好原來不是做證券的,或者是對原來的的證券公司的業務模式并不十分熟悉的,這樣不容易受到原來的框框和慣性的約束。大家可以看到,郵儲銀行此次引進的戰投機構中,有不少機構并不是銀行業的機構,那么,這些機構通過跨界與中國郵儲銀行的互動就可以形成一些商業模式和產品等方面的創新。

第二個關鍵詞是“模式”。

我想就是要對一些零散的、隨機的金融創新進行總結,將其制度化、產品化,或者說形成一個可以推廣和復制的模式。這實際上也可以說是金融業的一個核心能力之一,就是將大量的基礎資產,通過特定的金融設計,轉換為市場可以投資的產品,這個過程,就是金融機構發揮自己專業能力的過程,也就形成了不同的模式。

第三個關鍵詞是“融資”。

從融資端來分析商業銀行的經營,也就是更多地從資產端來做功課,我個人認為這也是當前整個銀行業正在面臨的一個經營管理轉型的主線之一。我也曾經在基層的國有銀行當過行長,那個時候商業銀行的經營強調的是“負債端主導”、或者說是“存款立行”,在資金短缺條件下,只有先爭取到存款、有了負債,在存貸比等約束下,才能夠擁有一定的貸款規模,然后才可以放貸款賺取利差。隨著市場結構的轉變,資產段的競爭變得更為決定性。現在郵儲銀行在這個論壇上重點討論融資端和資產端的問題,據我自己了解到的市場轉型趨勢是一致的,那就是整個銀行經營管理模式在逐步從“負債端主導”轉向“資產端主導”,在流動性充裕的背景下,資金來源已經不是主要的制約因素,市場競爭的關鍵變成了怎么在融資和資產端方面做出創新,爭取到優質的資產,將這些資產轉換為合規的金融產品,自然就能吸引到充裕的資金,這其實也是當前討論所謂“資產荒”的一個重要背景。

12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了11月份金融的統計數據,11月末M2增長13.7%,這個速度并不算慢,但是人民幣貸款只有7089億,少增加了2347億。M2保持了相對比較寬松,但是信貸的增長在減少。這與整個金融產品創新日趨多元化的趨勢、與金融結構調整的趨勢是一致的。

巴曙松:創新融資模式的四個新趨勢

對于創新融資方式,我總結了如下四點。

第一,當前,在經濟轉型時期創新融資模式的第一條主線,是要學會從重資產經營轉到輕資產經營。為什么?因為當前中國的商業銀行非常擅長于抵押擔保。那么,哪些行業容易拿出資產來抵押擔保?當然是重資產行業。但是,在當前的經濟結構調整期,重資產行業恰恰是不少是產能過剩的上游行業,如果商業銀行還是沿用傳統的重資產的融資模式,就會習慣性地把寶貴的金融資源支持給了不少本來就該淘汰的產能過剩的重資產行業。所以,商業銀行應當開始慢慢根據中國經濟結構的變化趨勢,學會從習慣和擅長的重資產經營,轉換到輕資產運營。例如,適應中國經濟未來轉型方向的許多富有活力的企業,往往是一些輕資產的創新型企業、服務型企業、知識密集型企業,常常是銀行要讓他拿抵押擔保的資產他也拿不出來,他往往就是一個好的創意、一個產品的專利等。如果商業銀行還是沿用重資產模式下的經營思路,怎么可以去給這些新興行業提供服務?因此,經濟在轉型,金融業也要支持這種轉型,當前就要強調銀行的輕資產運行能力的提高。

第二,從融資結構調整和去杠桿角度看,或者從債務資本化角度看,融資模式創新的很重要的一個趨勢就是從銀行貸款等間接融資占主導逐步轉到直接融資、間接融資共同發展,特別是重點提高直接融資的比例。為什么要做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呢?債券市場的發展有利于減少銀行貸款帶來的期限錯配,也有利于形成一個市場化的利率機制和完整的收益率曲線,對貨幣政策的轉型也有積極的支持作用。從股權融資角度看,企業通過股權融資,形成的是資本金,資本金形成規模的擴大,實際上也是在降低杠桿率。或者說,要降低杠桿率,金融界既可以收縮債務,把杠桿率的分母做小一點,也可以探索分子策略,把資本形成做大,這也是去杠桿。所以,商業銀行在積極推進融資結構調整,支持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的發展,其實也在幫助整個經濟體系的去杠桿,同時,直接融資的發展實際上也形成了一個風險的分散機制。一筆大的貸款失敗了,放到銀行賬上往往會對銀行的資產質量形成顯著的沖擊,但是如果通過資本市場,通過直接融資,實際上這個投資的風險就在成千上萬個投資者中分散了。所以,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的發展是降杠桿的可行路徑之一,也是降低期現錯配和形成風險分散機制的路徑。

巴曙松:創新融資模式的四個新趨勢

第三,融資模式創新還需要擴展到對企業的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務。客觀上評價,中國的商業銀行傳統上習慣于服務企業生命周期中進入到有正現金流的平穩發展階段,對于處于這個階段的企業,銀行之間的服務競爭相當激烈,目前市場上已經很難找到處于這個發展階段的企業還缺少銀行融資服務的。但是,從整個經濟轉型的角度看,所謂經濟轉型,所謂產業結構調整,實際上是有不少新的企業在涌現,不少的企業往往還處于創業期和發展的初期階段,也有一些企業因為遇到暫時的經營困難需要進行并購重組的調整等,在傳統的商業模式下,商業銀行在這些階段往往是缺位的,而恰恰是這些階段企業最需要金融服務的支持。因此,商業銀行需要從主要服務于企業生命周期的有正現金流、有盈利和平穩發展的時期為主,轉向服務于企業的全生命周期。我們已經看到一些報道,說郵儲銀行已經在支持創業方面做了很多探索,我認為還需要繼續推進。

第四,以融資模式創新為大背景,商業銀行經營要從負債主導型轉向資產主導型。在長期強調存款立行和負債主導模式的慣性下,商業銀行要更為強化對優質資產的控制能力。在流動性相對充沛的環境下,能拿到優質的資產,然后把這個資產通過產品設計、風險管理轉換成投資者能夠投資的金融產品,然后合規地把它銷售出去,這個能力就開始變得十分重要。特別是我們看到低利率環境還會持續,資產荒現象還會持續的市場環境下,強調資產能力更有針對性。

文/巴曙松

(文章是根據巴曙松教授2015年12月11日在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高峰論壇主持演講內容整理而成,未經本人審閱。本文僅代表作者作為一位研究人員個人的觀點,不代表任何機構的意見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