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認為,城鄉融合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是城鄉發展的終極目標。回顧中國現代化的進程,"/>
大文化、大旅游、大農業、大健康、大地產策劃咨詢專家
農業旅游-園區景區-特色小鎮-康養產業項目規劃設計咨詢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
來源:《求是》 作者: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陳文勝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

作者: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陳文勝

  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沒有農業農村的現代化,就沒有國家的現代化。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時代課題,就是要建立什么樣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農城鄉關系、怎樣建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農城鄉關系。在此背景下,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作為新時代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的重大原則和方針,強調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為我們構建新型工農城鄉關系指明了方向。

  一、城鄉融合發展是新時代推進現代化的根本要求

  馬克思認為,城鄉融合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是城鄉發展的終極目標。回顧中國現代化的進程,如何處理工農城鄉關系,從來都是貫穿中國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的主題與主線。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始終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圍繞農業作為國民經濟基礎的戰略地位,連續出臺指導“三農”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既有力支持了工業化,又確保了國家糧食安全,農業農村發展取得了歷史性成就、發生了歷史性變革。從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出“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到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提出“兩個趨向”的論斷,推進了“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鄉村”;在黨的十七大提出“形成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的基礎上,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首次將“城鄉融合發展”寫入黨的文獻,標志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農城鄉關系進入新的歷史時期。

  中國現代化進程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工業化與城鎮化不同步,工業化走在了城鎮化前面。近年來,隨著城鎮化的加快推進,到2017年我國城鎮化率已經達到58.52%。按照目前發展趨勢,到2020年、2030年城鎮化率還將進一步達到60%、65%,2050年可能超過70%。我國以城鎮為主的人口分布格局已經基本形成,城鎮化發展邁入中后期轉型提升階段。觀察世界其他國家的發展歷程,各國在推進城市化進程中,普遍遇到了鄉村衰退問題,一般要到城鎮化率達到70%以后,城鄉矛盾才能逐步得到解決。因此,在我國人口加速向城鎮聚集的大趨勢下,在工業化、城鎮化深入推進的同時,避免出現鄉村衰退問題,真正實現農業農村的現代化,把鄉村建設成為與城市共生共榮、各美其美的美好家園,是新時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根本要求。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指出,農業強不強、農村美不美、農民富不富,決定著億萬農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決定著我國全面小康社會的成色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質量。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必須重塑城鄉關系,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加快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這是根據我國社會發展趨勢作出的重大戰略判斷,是我們黨“三農”理論創新的最新成果,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內容。

  二、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關鍵在于破解城鄉二元結構

  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當前我國最大的發展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發展不充分是農村發展不充分。農業發展質量效益不高,農民增收后勁不足,農村自我發展能力弱,城鄉差距依然較大,是制約我們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基本實現現代化、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最大短板。

  “三農”問題的體制性根源在于城鄉二元結構。為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任何時候都不能忽視農業、不能忘記農民、不能淡漠農村;中國要強,農業必須強;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中國要富,農民必須富。黨中央從全局和戰略高度明確提出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來破解城鄉二元結構,把城鄉融合發展作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的重要途徑,糾正了我國城鎮化進程中存在的制度和政策偏差,是對中國城鄉關系、城鄉變化趨勢、城鄉發展規律的深刻認識和正確把握。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必須將工業與農業、城市與鄉村、城鎮居民與農村居民作為一個整體納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的全過程中。要從根本上改變鄉村長期從屬于城市的現狀,明確鄉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突出地位和在城鄉關系中的平等地位;從根本上改變以工統農、以城統鄉、以擴張城市減少農村減少農民的發展路徑,明確城鄉融合發展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有效途徑。進一步理順工農城鄉關系,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統籌推進農村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加快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在資金投入上優先保障,在公共服務上優先安排,以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縮小城鄉差距,實現城鄉平衡充分發展。

  三、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切實把握三個核心問題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項長期的歷史性任務。我們要按照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提出的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目標任務和基本原則,科學規劃、注重質量、從容建設,防止追求速度、防止搞運動。要把黨中央的安排部署與當地實際相結合,圍繞“振興什么”“誰來振興”“怎么振興”的關鍵問題,推動農業全面升級、農村全面進步、農民全面發展。

  在“振興什么”的問題上,將建設“美麗鄉村”作為主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按照“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遠景規劃,以“美麗鄉村”建設為主題,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一是以產業興旺為根本。鄉村最核心的產業是農業,最重要的目標是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最突出的問題是綜合效益和競爭力偏低。要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進農業政策從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唱響質量興農、綠色興農、品牌強農主旋律,使農業成為一個具有無限生機的美好產業。二是以生態宜居為要務。要推進生產、生活、消費綠色化,因地制宜推進鄉村人居環境整治,用綠色點亮鄉村,使鄉村成為農民安居樂業的美好家園。三是以鄉風文明為關鍵。要把樹正壓邪作為鄉風文明建設的重要抓手,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鄉村落地生根,使鄉村好習俗、好習慣、好風尚的文明鄉風和良好家風蔚然成風。四是以治理有效為保障。要推進以法治為前提實現鄉村治理有序、以德治為引領實現鄉村治理有魂、以自治為核心實現鄉村治理有力的“三治”融合,形成基層黨組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多元主體共治格局,確保鄉村社會和諧有序。五是以生活富裕為目標。要構建長效的政策機制,不斷推進城鄉產業融合發展,讓廣大農民群眾具有全面擺脫貧困的能力、創新創業的能力、持續發展的能力,共享現代化的美好生活。

在“誰來振興”的問題上,將實現鄉村自主發展作為突破口。鄉村振興必然要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推動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帶動資金、技術和人才的進入,凝聚鄉村發展的合力。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明確了堅持農民主體地位的基本原則,這不僅是鄉村振興的本質和核心,也是鄉村振興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從根本上說是以人民為中心的政治立場決定的。過去一些地方只注重搞“示范村”,樹立典型樣板,結果加劇了鄉村之間發展的不平衡,造成了鄉村之間在政策上的不公平。這種“背著錢袋去喂養”的做法,也弱化了鄉村自身發展的原動力,導致鄉村發展對外依賴性越來越強,越來越喪失自主能力和創造能力,城鄉之間發展越來越不平衡。從更深層次上看,產生這些問題的根源在于一些地方的鄉村在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中喪失了自身發展的主動性和自主權,被動地接受工業與城市的反哺和扶持,被動地接受城市與工業發展的帶動和輻射。因此,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關鍵是要充分激發鄉村實現自身發展的內在動力,激發農民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自主能力,在保持城鄉各自獨立性和差異化的前提下尊重鄉村自主,讓廣大村民群眾成為鄉村振興的主體。

  在“怎么振興”的問題上,將推動城鄉二元結構變革作為主動力。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農業農村發展同樣面臨著結構優化、動力轉換的新任務。西方國家的現代化實踐表明,城鎮化進程往往伴隨著一定程度的鄉村衰退。盡管我國鄉村發展總體良好,但城鄉二元結構問題依然普遍存在。這一方面使城市獨具資源集聚的優勢,在市場機制作用下強化了對鄉村要素的“吸附效應”;另一方面使城市和工業處于中心地位,在政策體系方面強化了以城統鄉、以工帶農的城鄉不平等發展格局。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就是要通過制度變革、結構優化、要素升級,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在改革、轉型、創新三個方面推動城鄉地位平等、城鄉要素互動、城鄉空間共融。我們既要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大力推進體制機制創新,強化鄉村振興制度性供給,探索以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為主要內容的城鄉融合發展政策創新,確保農業農村的優先發展,也要充分發揮市場在城鄉要素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構建推動城鄉要素雙向流動與平等交換的體制機制。此外,我們要高度重視先進技術這個關鍵變量。信息技術和網絡經濟已經極大地改變了城鄉的空間距離,鄉村不再只是提供農產品的生產基地。鄉村在生態、文化、社會等方面的獨特價值,對滿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有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需要為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在鄉村的發展開辟廣闊道路,使鄉村的新動能加快成長,成為破解城鄉二元結構的內生動力。